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氣味與創作可以帶我們去到的地方

開幕茶會‧香氣插畫繪本創作對談文字紀錄|何波奇X陳瑞秋
文字整理/ Dian Dian 校對修訂/Poky
( P=Poky / R=瑞秋 )文字整理自9/22開幕茶會對談
香氣X插畫合作的緣起
P:今年年初,我們做了些有趣的事,想要擴大對氣味的體驗跟想像,意思是去生活裡面找氣味。最早是有一次聚落聚會,去斜對面的清酒店喝酒,清酒是非常多細節的一種酒,那時我們開始聊,裡面有水果味,有話梅、荔枝香氣...,那些細節開始冒出來後,發現我們好像不用執著,一定要緊抓著精油不放。
一開始的媒材的確是天然精油,但後來慢慢發現,生活裡面的香氣非常多,而且很吸引人,因此開始去各種不同地方找,例如去香道裡面,去聞木頭的香氣,煙的香氣,或是喝酒裡面的花香、木質調、煙燻感....去咖啡裡面找,烘焙味、木木土土的、藥草的氣息....氣味就在生活裡面,有好多好多,突然展開好大一片天空。而天然精油可以是一個很好觸動的媒材,觸發我們的細節,讓嗅覺變得更細緻,它可以讓內在變得更安靜,去打開感官。
今年我們在這個展想做的事情,是把氣味轉換,跟不同藝術媒材合作,讓藝術家去表現氣味的質地出來。因為香氣沒有形體,如果只是聞香可能比較無法想像出來。而第一個想到的,就是想以插畫—視覺的方式來呈現。
左/拾心聚落主理人 Poky 右/ 插畫家陳瑞秋
和插畫家第一次親密的接觸
P:我們的第一次和插畫家的初嘗試,找了瑞秋,她被我們拉著來做這件事情,瑞秋主要從事繪本插畫,她一直給我很純粹和簡單的感覺,剛開始並不想要單單發包插畫,如果這樣就好像失去了些什麼,所以只好拉著她來上我們的課。
我們的做法是,邀請她來上我們所有的課程,包括基礎芳療課——香氣地圖,品香課——氣味的小講座,我們想讓她多一點了解我們怎麼和香氣互動和工作,再去傳遞轉譯出他可以傳遞的樣貌。所以這個工作並不是一次廠商和客戶之間的關係, 好像來來回回一直在持續的往前走。
P:接下來想和瑞秋聊一下這一路,從第一次碰面,慢慢有課,有互動,到創作出來,到現在大家看到,總共九幅的插畫,第一幅是總圖,在大家的正後方,也是掛布上的圖, 他是一個準備出發旅行的概念,好像氣味帶著我們去神遊,進到不同地方,到後面展開八個分類、部位的圖,那我們就請瑞秋來聊一下,從第一次碰面,有沒有什麼落差?想像怎麼樣?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?
R:謝謝Poky的邀請,和今天大家來,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去年冬天—剝皮寮的展,那時候我印象深刻,因為展的是,萬華的氣味印象,我是第一次用這種方式去聞一個氣味,那時候很驚訝的是,那些氣味有些不是令人愉悅的,不是我原本想像的,精油製成的東西,但是那天一聞就發現,馬上被拉回賣花的阿婆,或是剝皮寮的紅磚...,那個場景馬上,出現之快速,覺得比視覺的聯繫還要讓我更深刻和直接,而且氣味會讓你和那個場景有個距離感,反而平常真的身處在那邊,可是沒辦法去欣賞,或是感知到的那些東西,反而透過氣味是更明確和直覺的,這是我還滿印象深刻的。
展覽主視覺,準備出發的小樹人。
小樹人與畫面的發想過程
R:後來Poky找我來一起合作這個展,第一天就開始聞氣味,那時候覺得Poky像一個引領者,像神隱少女去找錢婆婆,前來引路的小燈,會跳、跳、跳...會帶你走去一個神秘的地方,那時候讓我有這種感覺。後來第二堂課,我就創造了小樹人,本來設定其實並不是這麼繪本,我今天就覺得我有點幼稚的感覺,哈..前面的舞和調香很有大人感,搭配我幼稚的小畫,但是那時候蹦出了小樹人的靈感其實是因為Poky帶給我的感覺,因為我對香氣、對精油是完全不了解的,我對氣味的印象都是超市的洗髮精...打開讓妳試聞的味道,像薰衣草和實際聞到的是還滿不一樣的,有一種Poky帶我走進了這個世界的感覺。
P:所以小樹人就是我!
R:對,就心裡默默的設定,但我沒有跟你說.. (P:笑)
R:後來上了香氣地圖課裡化學的部分,那堂課真的讓我用很不同的方式去認識,不只是氣味抽象的聯想,而是很實際的化學分子,原來這些化學分子竟然是影響這個氣味重要的因素,讓我覺得很好玩,但這邊對我的創作影響比較不大,因為對我來說滿硬的。後來就開始,陸陸續續有來接觸一些香氣的課。
R:過程中我覺得有趣的是,我在畫的時候我們有聊到說,要把植物的部位呈現出來,所以不只是聞香氣感受給我的感覺,而是還要從香氣,再去連結到植物,就是我自己也走了一次這個路徑。像根,我以前不知道,有些像雜草的草,他的香氣都藏在植物的根裡面,這很有趣,所以根的部分,畫的是岩蘭草;作畫時會配合poky和我說的,氣味給人的感覺,譬如根部是很踏實的、前行的,我會把這些抽象的概念融入這個畫面。其實我的畫,我自己是覺得還滿不抽象的,因為我是畫繪本的,所以盡量就是用一種,可以傳達理念感覺的方式去畫,希望小朋友來,也可以感覺到,畫和香氣之間的連結是什麼。
香氣X繪本的故事
小樹人的八趟香氣旅程
P:這次展的主題—天然香氣的八個調性,是這幾年,我邊聞香邊調香,慢慢覺得,譬如說每一個從葉子來的精油,他好像都有風的感覺,我一邊驗證,一邊嘗試,發現好像真的有個鬆鬆的脈絡,可以這樣去理解氣味,也可以去訓練嗅覺。
另外,我覺得這樣分很美,是因為可以直接連結植物原本的樣子。芳香植物其實是一群比較特別的植物,除了自己長大之外,會分泌芳香分子存在不同的部位,我們會拿純的那個部位來做萃取精油,比如說最近常吃的柚子,就存在果皮,就會把它分在果實類的精油。這樣的分類,除了實際的科學硬體上的分以外,也真的,果皮類的精油都會水水飽飽,好像很豐盛,很簡單,和萃取的植物部位意象,其實是很貼近。
當我慢慢發現,它是可以被理解,而且很快可以意識到,你遇到的是森林還是草原的時候,就會覺得超越精油在你面前這樣一瓶一瓶的小罐子。那之後,我就覺得,我們可以先用這八種類別去幫氣味做一些小小的分類,一開始先是有個小框,可是最後是要大家去突破那個框架,走到生活和自然裡面去。那時候我們就有八個調性給瑞秋當功課,就好像走了八趟旅程的感覺。
 
一幅畫就是一個繪本故事
P:所以剛剛瑞秋在提的是,根部是第一個,腳踏實地踏在地板上的這一幅畫,所以第一幅是根⋯
R:你說第一幅畫的是....?
P:是這一系列的第一幅,那你第一幅畫的是....?
R:第一幅畫的其實是果實!
P:是因為你特別有感覺嗎?
R:…..嗯...對!(大家笑)
P:當時候他傳來的第一張,就先設定角色,她很開心的說,我幫你們設定了一個角色,就是小樹人...,那一開始大家其實有一點擔心,是滿可愛的,但穿得這一身,會不會有點太童趣了,的確有稍稍的考量一下,但是他越看就會覺得越耐看,他有個傻勁,我其實個人滿喜歡傻傻的東西,所以我們就說好OK。
隔一週,瑞秋就直接傳了這張圖。我當時看到非常開心,因為他並不是真的畫了一顆橘子樹在那裡,而是把甜橙的香氣表現出來給大家知道,水果類的的香氣都有一種初始的簡單和開心,你會回到本質去,傻傻地往前走,他就是果實。
我剛剛說香氣本無形體,可是會給你一個感覺,那個感覺必須要再透過一個視覺傳遞出來,如果她這條路是可行的,我就會覺得特別開心,非常興奮,他把感受轉換成,也有水果在裡面,傻傻的感覺,是氣味帶給我們的想像,但你又不會被他框住,你不會一輩子都覺得水果就是這樣,你還是會覺得他好像有些空間可以去詮釋,那就是繪本了,所以第一幅出來,我們就覺得好像也可以做一個繪本。
R: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的習慣,因為我平常就是有在做繪本,所以我就會習慣這樣去發展它
P:恩~非常喜歡,因為我覺得一個好的作品,跟氣味一樣,你可以前後延展出自己的想像,每個人的詮釋都不一樣,不過你又不會太過慌,完全沒有任何的依歸,讓你覺得無法開始,那個就是我覺得很棒的狀態。
果實:初始的簡單和開心
香氣教我們的事:練習放手,只是經驗每個當下
P:卡關最久的是哪一幅?
R:是花的部分,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土象人,跟花其實很不熟悉,那時候還上了「花」的品香課,其實我在那之前就卡關卡很久,因為我一直有對花的刻板印象,就是玫瑰,很有一個既定的印象,那時候就聞到,花其實有莓果味,還有很多其他味道的花。其實我後來又畫了另外一個,但反而失敗了,
P:花是最後一張完成的作品
R:反而是第一次畫得再去修改,其實我自己也比較喜歡第一張,是因為他比較鬆,後來反而越去深究花,畫得越緊繃,這是滿奇妙的一件事。反而最一開始對他不是太熟,靠一種隨性感覺畫的,最後選了他。
P:其實這一次包含畫,還有下個月捏陶的展,都一樣碰到卡在花的問題,我覺得有點有趣,是因為花太明確了,就是我們其實很能理解,當這個陶藝家拿到花這個命題時,他馬上會想像他的杯子上要開一朵牡丹,或他的金屬上要烙一個鏤刻的玫瑰,既定印象太強,就反而難跳躍,我們其實要回到花在香氣裡面,給人的感覺是榮、靜,非常繁榮華麗,但是安靜,他會有一種優雅的感覺,會很溫柔,那只呈現他的這個部分,又不太有刻板印象,就變成一個滿大的難題。
R:真的,我到現在都很難理解花,但是你剛剛又講到,感覺是一個還在很遙遠的地方。還無法真的理解融會貫通花這件事。
P:但我覺得氣味是這樣,我們每隔一陣子就會有新的想法,所以像上次他們上課,要我再講一遍同樣的東西,我其實每一遍講的都不一樣,因為每一口氣息進來,你就會有新的直覺冒出,我就會一直拋出去,他一直在有機的流動,一開始我會抓很緊,會想要回憶上次聞到他的感覺,後來我發現自己在變,氣息在變,時空都在變,其實沒有好不好、沒有辦法抓到什麼,當然不會差太多,不會今天突然變很苦,但其實就鬆一點,到時從這些變化中去感覺自己在哪裡⋯
P:其他,好像每一幅都還滿容易,一看就覺得很有這些特質的感覺,或許是這個工作模式,是適合的,並不是直接給文字.....
R:有點想回應你剛說抓緊的部分,因為我一開始和氣味還沒那麼熟的時後,我會很抓緊,你一開始給我的那個味道,因為作畫是一個過程,她不是一下就做完,所以可能隔天起來,我又要再去聞,後來發現那個味道已經漸漸跟別的味道融在一起,已經不是原本的味道,所以後來就放棄去抓緊氣味,是再去回憶我聞到那個氣味的第一個感覺是什麼,反而是抓緊那個感覺在去畫完。
P:可能對土象的人來說這個事情是很難的,因為要放掉,又要做自己,這一切都還滿是氣味可以帶我們去的。一開始其實我不太會大聲攘攘,大家非得去試試看這些東西,慢慢的會覺得好像有一些從裡面冒出來的經驗,是很值得傳遞出去,所以我們才開始做這些事情。
視覺與嗅覺的對話
P:瑞秋最喜歡的一幅畫是哪一幅?
R:我最喜歡樹脂《沉靜》的這一幅,是因為跟我個性比較合,樹脂的味道我本身就很喜歡,好像是乳香,所以這幅很快就畫完,你也馬上說OK,就覺得好棒啊!也是我自己最喜歡的。
P:這幅樹脂香氣,樹脂在芳香植物裡面是很特別的一群,它本身看起來沒有香,但當把樹皮劃開,留出來的汁液芬芳,我們會採集汁液去蒸餾,得到精油。大部分樹脂型香氣,都清幽如煙,從古埃及法老王到現在,都作為祭祀儀典用,它有神聖宗教的意思,也有冥想定心的歷史脈絡,氣味本來也就是這個方向,等下大家可以聞聞看,它有一種清幽、定見、神聖感⋯
瑞秋也非常直白畫了打坐的小樹人,他的好朋友是黑夜中代表智慧的貓頭鷹,其實我比較好奇樹皮的部分是怎麼畫出來的?
R:其實我真的是在底下畫了樹皮,想表現汁液感,如果直接畫流出來的汁液,有點太裸露直白了,但又想有白白汁液凝固的感覺,所以我就用白蠟筆把畫的樹紋塗白,就會是這種感覺。
P:嗯嗯這樣的呈現會很貼近氣味的質地
R:嗯⋯筆觸給人的感覺?
P:有一點模糊的,但還在說一些事情
沉靜・樹脂型香氣